现场报码民国往事:军阀孙殿英盗掘清东陵始末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场东陵盗宝案也就很快的烟消云散了,理应受到律法的严厉制裁的相关人员也没得到判决,一旦战争开始他们也许就会很快出狱。

  1930年4月,新军阀的大混战——“中原大战”终于爆发,孙殿英不失时机的放弃了原主蒋介石而投靠了阎锡山和冯玉祥,之后他被委任为安徽省政府主席和暂编第五军军长。战争一开始,盗宝主犯谭文江就出狱了。出狱后的谭温江与孙殿英彻底决裂,自此隐居在天津,直至新中国成立后谭温江也在没有提过当年东陵盗宝案的相关话题。

  后世之人不禁要问,盗掘皇家陵墓本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罪恶,加上中国本就有刨人祖坟是十恶不赦的行为这一传统,是谁给了孙殿英这么大的胆量敢做出此举,又是何等强大的力量让这个为非作歹、逍遥法外的军阀割据时期夹缝中生存者能一直平安无事、能把盗宝罪责为自己洗白?

  笔者认为,东陵盗宝案并非孙殿英完全为了个人的一己私欲,也是为了部队吃饷,从南京的中央政府的首脑蒋介石到平津的地方政府的长官阎锡山,对堂堂的正规编制内的军队无饷可供,而作为军人他们不可能去从事一线的生产劳动,但又要吃饭要训练部队要运营,而“北伐”后又无大仗可打,不可能再依靠战争开疆扩土、抢夺地盘,那就只能通过非法手段筹集,胆小的军队搜刮百姓、勒索地方政府,胆大的也看不上一贫如洗的地方百姓和政府就,索性破釜沉舟干起了盗墓。而孙殿英盗来的钱,首先要考虑部队吃饭,然后是扩充军队,剩余的才留给自己,可见当时军队管理是多么的混乱。

  这场孙殿英亲自下令并且直接指挥的盗掘,在行动前召集相关人员开会,强调保密和不许私藏的七天七夜的疯狂盗掘大案,是民国年间乃至是中国历史上堪为最大的盗墓案,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盗墓案。据说,孙殿英盗宝的那个年代本已盗墓成风,很多皇帝和后妃陵寝全都遭遇过大大小小的盗墓贼的洗劫,唯独顺治帝的孝陵因传说是空的没被盗过,坊间流传顺治帝生前已在五台山出家,陵墓应该是空的,所以没有遭到洗劫,只是陵园里的树林和木材受到破坏。

  关于从定东陵和裕陵盗掘出的奇珍异宝的下落至今还是个谜团,有明确记载的是其中两箱宝贝由孙殿英上交给徐源泉,徐源泉再上交给平津卫戍司令部,最后交大陆银行封存,自此再未示人消失在历史之中。剩余的大量出土文物一部分被孙殿英以“论功行赏”的形式分给了部下各级干部和士兵,另一批宝物被孙殿英用去行贿政府高官,以拉拢他们而逃脱法律的制裁。据传说,这些受贿的政府高官有时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兼平津卫戍司令的阎锡山、时任河北省政府主席兼高等军事法庭审判长的商震、时任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的徐源泉以及时任国民政府东陵善后小组组长的刘人瑞。

  又过了数年之后,逍遥法外的孙殿英向旁人讲述关于东陵盗宝的文物的下落时,夸夸其谈开来,他自称用一些无价之宝向国民政府高官行贿——时任军统局局长的戴笠收了他送去的乾隆皇帝的两颗朱红朝珠,同样是乾隆皇帝所配的九龙宝剑和另一柄宝剑则委托戴笠送给蒋介石或者时任军政部长的何应钦,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宋子文收了他委托戴笠送去的慈禧太后的翡翠西瓜枕头,时任国民政府工商部长的孔祥熙则收了乾隆皇帝的两串朝鞋上的宝石,而最为名贵的慈禧太后口中的夜明珠则委托戴笠送给了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这些至今无法查证,我们也无从推断真伪。

  目前,可以肯定有一部分当年盗掘而来的宝物随着历史的推演流到海峡对岸的台湾甚至是海外,而绝大多数举世无双的奇珍异宝至今不知所踪。

  当年那个发誓报仇雪恨的清废帝溥仪之后也完全为了一己私欲投敌叛国,着急着在“伪满洲国”的皇位“登基”了,也就将孙殿英刨他祖坟的家仇遗忘了。

  到抗日战争期间,海尔家族中特网932999打造粤港澳大湾区 农用无人孙殿英曾奋勇抗击过日寇,之后和老同盟会会员庞炳勋一同卖国投敌组织了伪军即“新五军”,现场报码。之后又设计脱离日寇,抗战胜利以后孙殿英被委任为“先遣军总司令”。1947年,负隅顽抗的孙殿英在河南汤阴被人民解放军逮捕,最后俘虏孙殿英病死在战犯收容所。

  至新中国成立后的1978年到1979年,曾遭遇洗劫的裕陵和定东陵经清理和修缮后重新对外开放,世人才得以参观这无与伦比的古代中国的皇家陵园。